四个月拐骗2000多人终被捕 姑苏黑中介违法集团覆灭记
2019-06-23 16:29来历:法制日报

  原题 姑苏黑中介违法集团覆灭记

(漫画/高岳)

  冒用其他公司名义、网络渠道发布虚伪招聘信息,拐骗求职者实地应聘,虚拟收费项目哄人金钱,以违约为由在被害人要求退款时施以恫吓或细微暴力相要挟,迫使被害人承受部分退款不再追讨上圈套金钱……

  短短四个月时刻,黑中介尹某等19人就拐骗了全国来江苏姑苏务工人员2000多人。2018年11月23日,尹某等19人恶势力违法集团因欺诈罪、寻衅滋事罪一审别离被判处六年五个月至七个月不等有期徒刑。部分被告人不服,提起上诉。2019年1月11日,姑苏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制日报》记者日前了解到,该案是姑苏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第一批挂牌督办案子,也是全市查办的首例黑中介恶势力违法集团案子。

  求职者被“杀猪”

  2017年春节后,姑苏迎来返工潮。2000多名求职者带着对未来的神往,从全国各地奔赴高新区马运路298号。底子没人想到,这个在他们手机导航中保存下来的地址,早就有人精心布下一张“猎杀”网……

  “直接去体检吗?”刚刚面试经过的小周还有点振奋和刻不容缓,一旁的壮汉看了他一眼,说了一句“直接去车站”。

  还没等小周反响过来,他现已被身边两个壮汉推搡到车上。发现有点不对,小周想要回自己的5900元体检和押金,对方只容许返还200元,一番争论后,小周挨了两个耳光在车站邻近被赶下车。

  同一天来到马运路298号求职的陈磊好像没小周那么“走运”。“我来应聘商务司机,中介就以体检费、餐卡费、服务费、油卡费为由跟我要了4000多元。”他说。

  付完钱,过了几天都没组织作业,陈磊感觉上圈套,来到中介公司要求退款。随即,他被带着二楼歇息区等着司理签字退钱。没想到等来两名壮汉,逼着他签一份自愿抛弃作业协议。陈磊不服气当场要报警,换来一阵拳打脚踢。“哐当”一声,一个女性从近邻屋跑了过来,“动态那么大,近邻还有人面试呢,不可就拖出去打死算了”。所以,陈磊被拖上车,看着车子越走越偏,提心吊胆的他只得赞同拿回20%退款。

  车子停在偏远的半山腰,一名壮汉夺了他的手机,删掉了里边的通话、付款、导航等记载信息。“你被‘杀猪’了知不知道?咱们把握了你的个人信息,不想家人出事你就报警吧。”说完将陈磊一脚踹下车。

  短短4个月,像陈磊、小周这样被“杀猪”的求职者多达2000多人。这些被拐骗来的年轻人,不只没有找到满足的作业,还被这伙黑中介以各种理由收取几百元到几千元不等的费用,上当受骗后被连哄带吓,乃至拳脚相加。一些人乘机报警,一时刻,警情不断,锋芒直指苏跃人力资源公司(以下简称苏跃公司)。

  黑中介演“大戏”

  尹某,苏跃公司法定代表人,亦是直接办理者。2017年春节前,这家中介公司事务“很正常”,靠着拿用人单位的返费,公司一向处于赔本情况。为了改进运营情况,尹某找来吴某飞策划出路。

  早在2015年12月,吴某飞就在苏跃公司担任面试官,由于收钱少、成绩差,他被尹某组织到事务部,担任对外发布招聘信息。一个月的无底薪检测期让吴某飞费尽心机,他发现一种外挂软件,能够接连在网络上发布招聘帖子,再冠以“高薪、直聘、包吃住”等字眼,将求职者从天南海北骗来。

  当月,吴某飞的成绩日新月异,尹某也改口称他“吴司理”,让其主管训练事务员,给予4000元底薪加提成。吴某飞也毫不保留地把自己的两个杀手锏教给事务员:外挂软件继续发帖、高薪吸人简略粗犷。很快,公司规划越来越大,树立招聘部、面试部、安顿部、财务部等。经训练的10多名事务员,经过网络求职渠道专施虚伪招聘信息发布。

  “商务司机、卡车司机、出产部主管、人力主管、木匠、油漆工、厨师……”职位信息和薪资待遇,事务员胡编乱造,只需能把人招引过来就算成绩。尹某定时也会训练事务员,怎么发帖子、运用话术、虚拟收费项目,一切的训练都是为了把人骗过来。

  “我编了一个招聘司机的信息,月工资一万八,五险一金加双休。”这条由事务员曾某胡编乱造的求职信息,招引来了大批求职者。曾某也曾是受害者,但后来他挑选了接着去哄人。

  公司安顿部的徐某某和曾某一样。“由于我块头比较大,老板把我放在安顿部,让我吓唬退费的人。”徐某某巨大彪悍的体型和杀气腾腾的文身让求职者提心吊胆。

  “求职费收取后,能不退则不退,能少退就少退。遇见强行要求退费或想要报警的,能够狠一点、凶一点,必要时抓衣领、打嘴巴。”这是尹某对安顿部的要求。有时,遇见单个“硬骨头”,尹某也会亲自出马,强逼签定退费协议,对求职者要挟、恫吓或许殴伤,以此施压不退或少退费用。

  不到四个月,苏跃公司不合法获利近24万元。

  查看机关“破局”

  招工胶葛仍是违法违法?接到案子后,姑苏市虎丘区查看院提早介入,经过全面整理苏跃公司警情记载进行串并剖析,经过网络渠道调查核实苏跃公司发布的招聘信息。

  “这些招聘信息打着其他公司的名义,苏跃公司宣称与这些企业有直接或直接协作托付联络,咱们逐个调查核实,发现所谓的中介托付是捕风捉影。”承办查看官抽丝剥茧,确定苏跃公司以招聘为名行欺诈之实依据链。2017年12月19日,查看机关对尹某等19人以涉嫌欺诈罪提起公诉。

  欺诈行为现已得手,苏跃公司安顿部作业人员仍对部分求职者采用暴力行为,损害别人人身权,是否构成新罪?查看机关细心整理治安案子现场调停协议书,有针对性地打开讯问作业。终究,针对尹某及其领导的两名退费人员在过后屡次随意施行的殴伤行为,查看机关于2018年9月25日对尹某3人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进行弥补申述。

  该中介招工圈套出现运作形式公司化、作案时刻继续性、作案手法分散性等特色,查看机关结合违法违法次数、被害人数、不合法获利金额、人力市场秩序打乱程度等多个维度,揭露了该恶势力违法集团的社会危害性。2018年11月23日,查看机关以涉嫌恶势力违法集团改变申述定见决议,一审法院采用了查看机关定见。

  虎丘区查看院在办案中发现,涉黑涉恶违法出现向网络空间延伸、向民生范畴延伸的趋势。结合此案,虎丘区查看院全面整理了近年来处理的招工欺诈类案子5件60人,发现枫桥区域存在招工欺诈高发多发的特色,遂于2018年12月初向虎丘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及相关网络渠道办理方宣布查看主张。

  收到查看主张后,虎丘区人社局当即建立了整治专项举动领导小组,树立多部门联动法律与交流机制,举行座谈会树立研讨头绪移送准则,打开节后春风举动,整治中介乱象,并加强告发投诉宣扬,执行长效办理机制。2018年,虎丘区打开中介整治25次,撤销或封闭不合法中介机构32家。

  (记者罗莎莎、通讯员檀杉杉、朱雪平)

打开阅览全文

责任编辑:张林,赖旭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