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铜钱草的友人
2019-06-18 18:00来历:海峡博客

  原文链接:种铜钱草的友人

  第一次见到美丽的铜钱草,是在友人家里。

  适逢老友搬家新居,约请一众朋友到贵寓喝茶。一进门,便惊叹于满屋的各色深绿浅碧,只道友人写得一手好文章,却不知她亦深谙种草养花之道。尤其是茶几上一盆绿植,更吸引得我移不动眼睛。

  但见白色陶瓷花盆里,鳞次栉比挤满铜钱草,那绿叶个个油亮肥厚,大如华盖小若铜钱,翠绿挺立生气勃勃,为新居增色不少。

  想起家里瘦骨嶙峋的铜钱草,买来时髦葱茏可人,一次出门玩耍三天,回来时发现它几乎被晒成腌菜干,尽管根系兴旺大难不死,但经此一役,好像总也缓不过劲来。和眼前这盆铜钱草比较,几乎云泥之别。我不由觍着脸问:“这铜钱草能够送我吗?”

  “搬了这盆,肯定要弃掉你家里那盆,怎样行?”友人一挥而就地拒绝了我。又道,“花要亲手维护才有含义。铜钱草生性生动最是好养,只需在清水中参加少许泥巴,就能长得旺旺的。”

  回家后,依言换上清水注入黄泥,一日看三次,却见大叶干枯小叶黄瘦,还连续开出许多小花来。我紧张起来,都说铜钱草一开花就死。许是黄泥太多?赶忙连根掏出放在水池冲刷,直至条条白根毕露;再把花盆冲洗洁净,不沾一点黄泥。

  我满怀希望地等待清水养铜钱草能有所改变,叶子却是变绿了,叶片却比指甲盖还小,并且根面上还生出一层鬼怪般的青苔。我一手捧根,一手用牙刷刷掉青苔,直累得腰酸脖子僵。铜钱草好像长得精力了些,可是,一阵小雨往后,这青苔又如妖魔般漫延开来,重重叠叠地盖满水中,目睹铜钱草日益消瘦。

  我自觉黔驴之技,这面黄肌瘦的铜钱草真让人发愁,弃之可惜,再买还不重蹈覆辙?铜钱草呀铜钱草,假使你会说话,赶忙告诉我该怎样办?

  前几天连下暴雨,望着窗台上的铜钱草,我突发奇想,舀一些混有腐殖土的黑泥巴撒入水中,结结实实地把青苔盖住:看你这青苔怎么暴虐!

  没想到奇观呈现了!当晚,铜钱草如被施了魔法般,长出许多铜钱大油绿肥硕的叶片,一个个似乎擎着大伞的青年,笔挺腰杆齐刷刷地笑对夜空。

  通过无数次探究,总算功德圆满了。难以遏止的狂喜使我不由得拍了铜钱草的靓照发到朋友圈夸耀,引来一众老友点赞。

  记住友人曾说:“铜钱草姓名虽有铜臭,却生性恬淡,给点阳光就绚烂,有点清水就众多,和出淤泥而不染的莲有异曲同工之妙……”仰视星空,又想起一花一国际,一叶一如来的友人。

  (文/半边鱼头)

打开阅览全文

责任编辑:华潇颖,赖旭华

相关新闻